多措并举,让“一次性”教材真正流动起来


王棣

近日,有媒体针对教材浪费现象展开报道,引发诸多关注。据相关数据分析,近5年全国中小学课本及教学用书、大中专教材、业余教育课本及教学用书的零售数量约为平均每年28亿册,如果全部循环使用,1年可节约200多亿元,节约费用可援建约4万所希望小学。

面对如此庞大的数字,网友纷纷发出感叹, 认为如果能实现教材循环使用, 对于环保和教育事业必然大有助益。然而现实情况却并不尽如人意。在我们身边,从小学到大学,旧书当废品卖、新生再买新书依然是普遍现象。 特别是高中和高等教育阶段,一些专业教材价格高昂, 但学生毕业处理旧书时,却只能陷入“一麻袋书卖的钱只够买一个麻袋”的窘况。 即便教育部门早在多年前就要求学校对义务教育阶段的音乐、美术、健康、科学等学科教材进行循环使用,但实际操作中还是面临着旧教材保管是否得当、是否能够完全满足新生人数需求等不少问题, 导致执行困难。况且,就算全部落实到位,仍然不及教材总量的零头。

何以造成如此局面?有教师认为,大部分学生都有在教材上做笔记的习惯,也有学生用书习惯不佳,造成教材质量下降,不便于循环使用。但也不可否认, 很多被当作废品的教材依然很新,完全可以再次使用。细想之下不难明白,一定规模的教材订购量是教材出版和发行机构重要的收入保障,同时一些学校也要求统一征订教材,如若教材大规模循环使用,势必影响相关方面利益的获得。再加上教材循环使用过程中面临的管理成本、版本更新等考量,教材“一次性”使用的命运依然无法被改变。

其实,一些需要自费购买教材的学生对教材循环使用的认同感和需求量并不低。 每到新学期,闲置物品交易平台上教材的成交量就会持续走高。从另一方面讲, 即便义务教育阶段教材免费,推动教材循环使用也能培养学生的责任意识和节约意识。 这也说明,依然有必要通过多措并举, 联合相关各方,打通教材循环使用面临的堵点难点,加快推动步伐。 诸如,学校可以建立教材循环管理制度和平台,通过激励引导举措,鼓励学生参与教材循环使用。 一些闲置物品交易平台也可以有所作为,建立专门渠道或与学校合作,帮助实现教材循环流动。 当然,对于教材背后的利益相关问题,还是需要引起管理部门的重视,通过更加严格有效的监管手段扫清隐形障碍,真正让校园成为教材循环的“主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