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蓑烟雨任平生


  路子文/图

  选择买《苏东坡传》,一者确实喜欢苏东坡的《赤壁赋》和经典名句“一蓑烟雨任平生”,对东坡神往已久却又知之甚少;二者本书作者林语堂乃一代名家,他的作品无论文笔还是内容,应该都有一定的水准吧。

  作者林语堂

  林语堂开篇即说明,为什么写这本传记?因为对苏东坡实在喜欢得紧,完全可以看作对苏东坡的致敬。

  传记不同于奇闻异事,不同于小说,需要的是理性客观的事实,而非一个“粉丝”对偶像的崇拜,以及以自己的理解妄加揣测。林语堂居然开篇就如此说,怎能称得上传记?

  不过后面就逐渐搞清楚了:作者开篇的说法实为戏谑之谈,后面对事实的还原非常详尽;而其本身所做功课之多,对苏东坡了解之深厚。

  读到一半,感觉作者文字功底深厚,每一段都可以单独列出来以飨读者。真正如他对苏东坡文字的形容“但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而谈起苏东坡诸般千奇百怪的爱好及背景,也居然如数家珍娓娓道来。

  苏东坡文才斐然,林语堂亦如是。

  主人公苏东坡

  凡经过九年义务教育者,对这两个人肯定不陌生:李白、苏轼。这两个人在我眼里是洒脱和不羁的典范,但味道也有所不同:李白更多的是狂和傲,和齐天大圣倒有几分相似,没有什么规矩可以束缚得住他们,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而苏东坡的洒脱,居然有了几分超然,最初读到他的诗“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当时就有几分好奇,呀,下雨天没带伞居然也可以如此轻描淡写?再细看其背景,身遭贬谪而怡然自处,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潇洒了。

  有的人爱这山川河流,上天入地,舍不得这花花世界;有的人也爱这山川河流,即便看清了山川河流后面隐藏的灾难,也依然深爱,快乐自足。

  二者无高下之分,只是后者更多了一丝人情味。

  人生起落

  要说苏东坡什么性格,其实并不容易说准确。毕竟他活了64年,不可能一成不变。

  少年的苏东坡是快乐的天才,一门父子三词客,初入京城便名声大噪,当时文坛泰斗欧阳修说,三十年后,苏东坡必将代替他而存在。科考异常顺利,这时候的他,一切都非常值得期待,新婚燕尔,前途无量也是肯定的。这时的他诗文轻松而写意,崭露头角。而同样有棱角的,是他不吐不快的性格,苏东坡并不如其弟那般圆融稳重,这种性格注定会得罪很多人。

  接下来就是争议极大的王安石变法了。我们暂且不说变法的意义和善恶,单从后果看,此次变法给百姓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这里不得不提到王安石,他一心想成就大事业,然而太过偏执之人往往容易走极端,而且不容易听人劝。最终的结果是,王安石变法失败,苏东坡因屡次直言上书,贬谪也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第一次被贬的苏东坡是有些失意的,但很快就随遇而安起来,所到的城市他都做出了很多政绩,也开始适应并享受起山水生活。

  起初的苏东坡颇有些忧国忧民的想法,他会将自己所看到的事实直接说出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因此得罪了不少人,这时的他颇有些棱角;后来被流放的他并没有因此放弃直言(作诗),被新政王安石之流一直打压;但神奇的是,直到王安石被贬,他被重新提拔,并不代表他的胜利,他依然仗义执言,被二次流放……直到最后一次,在返回途中,病逝。

  说苏东坡人生起落其实是有问题的,苏东坡向往的是自由,无论是仗义执言的自由,还是后来躬耕田园的自由,还是携友纵情山水的自由。他向来有话直说,而且并没有获得权力的欲望。如果说一开始的执言是因为正义,那么后来的苏东坡已经放下派别之争,纯粹在为百姓奔走呼号,即便贬谪至外地,也留下许多造福一方的政绩。

  苏东坡的起落,与其说因为自身才气,不如说因为太招妒忌了。他明明不想要,其实大家都知道,但他不争也能得到那么多,其他人想要,却偏偏什么也得不到。如此“好运”与才气,成为他一生的羁绊。

  人生自由

  先说苏东坡的文章,所写即所言。细读苏东坡的文章,你会发现比其他的文言文好懂许多。苏东坡并不会刻意用典,也不会卖弄才学,兴起而写、一挥而就的文章,本就无拘无束,非常自由。而这太自由的文章也给苏东坡招来很多祸端。可以说苏子因学问文章而成名,也因为这些而被嫉恨,以此捕风捉影被弹劾了许多回。不过诗人依然不长记性,刚刚被释放出来,又开始作诗了。

  也多亏了他不长记性啊。

  再说苏东坡的性格,诗人在乎的东西并不多,和妻子王氏异常恩爱,有“十年生死两茫茫”之佳句,但也在妻子去世后不久即续弦另娶;身居要职却思索离开,官位留不住他;唯有对百姓的博爱,有机会即想着造福一方,但如果不在其位了,也能安心享受田园生活;一段短短的黄泥路,毫无新意和美感,在诗人笔下也会令人向往,果然他和我们看到的不是同一个世界啊。

  没有什么能留住苏东坡,他自始至终,更像是天地间一过客,悠悠然而来,悠悠然而去,什么都没带走,什么都不牵挂,只留下后来人或向往、或敬仰、或不解,不过那又有什么重要的呢?

  《苏东坡传》:林语堂/著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尧禹)


Written by Published Category未分类

Comments |0|


* nick name (required):
@ * email (required):


*)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with star
**) You can use some